北川诗词语句网欢迎您的到来
您的位置:北川诗词语句网 > 美文欣赏 > 从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-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意思

从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-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意思

作者:北川诗词语句网

返回目录:美文欣赏

关注作者,持续更新

从“<a href='http://www.ibeichuan.cn/tags/chunjiangshuinuanyaxianzhi_46484_1.html' target='_blank'>春江水暖鸭先知</a>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

[原作] 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萎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

记得学究竟们有讨论过”春江水暖鸭先知”为何不是鹅先知。哎,看这些个论辩时,便知这个”为何不是鹅先知”的问题是不会有什么条理分明的答案的。本来嘛,苏轼的这首《惠崇春江晓景》是一首诗,而不是一道答案唯一数学的逻辑推理证明题,是鸭也罢,鹅也罢,又有什么分别呢?难道还要计算出竹外的桃花是2+3=5枝吗?

画画儿画的乃是意,而不是单纯的景色人物的翻版,若画画只单是眼前景色人物丝毫不走样儿的再现,那画的便只是尺寸精确的图纸,并非是画儿。同理,诗歌乃是写意,而不是单纯的只是眼前风景物事的新闻报道,若写诗只是一板一眼的写些眼前的风景物事,那便是成了尺寸精确的图纸的文字表现形式。

从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

若是画儿与诗歌都只是这样一些尺寸精确的图纸或文字,那可真是乏味得紧。

苏轼的这首《惠崇春江晓景》啊,写的便是一幅画儿。惠崇是是北宋能诗善画的僧人,“春江晓景”是他画的一幅画儿,而这首《惠崇春江晓景》是苏轼题于画上所作。很显然,诗里的内容,便是惠崇画儿里的内容。说到此,或许会问:那”春江水暖鸭先知”为何不是鹅先知的问题,拿那副画儿来对一对,不就有答案了嘛。画儿里画的是鸭就是鸭先知,画的是鹅就是鹅先知,苏轼诗里说的是“鸭先知”而不是“鹅先知”,那肯定画的就是鸭啦。

从逻辑推理的角度来说,这样的推理倒也合情合理。画儿和诗且能够彼此印证内容。可是啊,若是再推理下去,便会觉毫无答案,怎么回答都是错。若是再问:从鸭的身体结构来说,鸭腹的绒毛有天然保暖作用,即便是冬天浮于水上,那也是丝毫不冷的。既然不觉得水冷,又怎会觉得暖?如此逻辑推理,那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“一语可真是不通至极,错误至极,觉得诸般的不相宜,诸般的格格不入。

从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

从诗歌的角度来说,总是感觉这推理就是不对劲,仿佛少了点儿什么似的。这少的东西啊,既看不见也不能明晰的说出,仿佛是意气风发里的“意”,又仿佛是文采飞扬中的“采”。

还是从那幅叫做春江晓景的画儿说起吧。

那幅画江南的春天早晨的画儿,虽然画了桃花、鸭还有江边的萎蒿芦芽。但画的本就不是这些景物的写生,而是春天的早晨。桃花儿粉红,却是在竹外遥遥的一抹轻红,并未艳得如霞似锦。萎蒿芦芽初生发得鲜嫩嫩,却因为是初春而短短小小。哎,其实呀,这画儿,要说是画是春天的早晨,也是总还感觉未说尽。

从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

那,这幅画儿画的倒底是什么呢?

大凡万物初生发时,自有一种新崭崭的压不住的勃勃之意。而事物到了极盛之时,便如花儿开到最繁。繁华的确是更加繁华了,但初开时的那一股“崭新”的劲儿,却是消失了。而春天,是大自然的初生发,春天的早晨,则更是处处透着一股子崭新的生机勃勃。这是一种会让人心里不由悸动的发声,是大自然的息,是春天的早晨所特有的。所以《春江晓景》这幅画儿叫做“春江”而非“秋江”或是“夏江”,所以叫做“晓景”,而非“晚景”或是“午景”。而这幅画儿的内容,画的便是大自然初生发的美,和这初生发的美与人彼此之间的灵犀相与。这样的相与,是知己的“知”,会让人无来由的欣喜感动。这一种情愫啊,佛家是叫做“觉”。

这,便是仿佛意气风发里的“意”,又仿佛是文采飞扬中的“采”。

画如此,诗亦同然。

苏轼的这首《惠崇春江晓景》啊,同样也并非是写鸭或是写桃花萎蒿芦芽,也并非单纯的只是写春天。写的,而是江南春天万物初生发的勃勃,写的是人与春天相与的感知。是“意”和“采”,是“觉”。

从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

这画儿画的意,并非单单只是春天。这诗里写的意,也并非单单只是春天。而这桃花啊,无论是三枝还是两枝,都无处不在的散发出一种春天早晨的鲜洁与生机,而这在水里游的啊,无论是是鹅还是鸭,或是鹅与鸭是否真的能感觉到水变暖了,都能让人感到一种春天万物伊始的初生发。既然诗里画里要表达的主旨不是桃花,那,桃花儿是三枝还是两只,又有什么区别?既然江面游泳的动物的种类并非是诗里画里要表达的意思,那,是鸭还是鹅,又有什么打紧?

这是一个思路的问题,即佛教里说的照与用的问题。问”春江水暖鸭先知”为何不是鹅先知,这是基于数理逻辑的思路来问出的问题,而并非是基于诗意的思路来问的。诗歌的思路,初看无数理逻辑那样严密,经不起冷静的推理。但是,所蕴含的意义,却是凭栏处便可行走在日月山川里,草草离觞便可贻思千年,比数理逻辑要更远更广,能表达出时间空间的无限。就如同不确定枝数的桃花,水上的鸭便能表达出春天初生发的息一般。而数理逻辑的思路,即便是精确的算准了桃花的枝数,考证出了水上的是鸭还是鹅,也仍是表达不出春天初生发的息,在时间空间上,俱是有限。

所以啊,用数理逻辑的思路去衡量诗意的思路,便会觉毫无答案,怎么回答都是错,怎么都是不通。而这不通和错,到了诗歌这儿,却是化腐朽为神奇,只觉样样都是对,样样都是好,还能引发出美的无限感觉想象,可比作是道家说的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而数理逻辑的思路,却只是一便就只一,二便就只是二,单调且无生机。

诗意的思路和数理逻辑的思路之不同,由此可见一斑。

从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比较诗歌创作思路与数理逻辑思路之不同

再来说那个为何不是鹅先知的问题。如若用诗的意的思路来衡量春江水暖鸭先知,无论是鹅先知还是鸭先知,都是对。而若是用数理逻辑的思路去衡量鸭先知,无论是是鹅先知还是鸭先知,则都不对。因为事先没作过精密的调查,这边江上是鸭先下水,又怎敢肯定那边江上不是鹅先下水?而且鸭的思维,有“知“吗?其实啊,对于苏轼的这首《惠崇春江晓景》,若是问出”春江水暖鸭先知”为何不是鹅先知的问题,则是风马牛不相及,与诗歌本身无关,实在没有回答的意义。因为,无论怎么回答,都是一个错。

嘿嘿,话儿啊说到此,一直以来所有正二八经回答此问题的人,都被小小地戏谐了一回。可能,读这篇文字之人,都忍不住偷偷暗笑呢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

诗词赏析_佳句赏析_文章阅读_美文欣赏_北川诗词语句网